談同性婚姻的經濟效率

福利經濟學效率同性婚姻

媒體報導,柯文哲於 10 月 24 日幫首度開放同性伴侶參加的台北市聯合婚禮證婚。柯文哲說,他祝福每個人,人人過得快樂就好,對於反同人士可能反對,他表示「你管人家幹什麼?」

柯市長這個看似簡單的「(異性戀者)管人家(同性戀者)幹什麼?」論點,其實不錯。這句簡單的話背後,其實也就是用經濟學的方式在回答為什麼讓同性婚姻合法,比起不合法化更具效率

為了更清楚說明什麼時候一個政策具有效率,底下我們先介紹可選擇集合擴大對人的影響。


可選擇集合

顧名思義,可選擇集合就是一個人所有可以選擇的選項所形成的集合。

我們要強調的是:可選擇集合的擴大,對這個人來說永遠不會是壞事。舉例來說,假設你喜歡吃柑橘勝過芭樂,今天巷仔口本來只賣柑橘的菜市場,突然賣起了芭樂,對你來說不會有差,因為你還是只會買柑橘。而如果今天這個菜市場進了你比起柑橘反而更愛的鯨魚肉,你就毫不猶豫買下去了。

因此,可選擇集合的擴大,對所有人來說,至少跟以前一樣好,甚至有可能比以前更好。而知道一個政策有沒有讓人過得比較好,可以幫助我們判斷這項政策是不是具有效率。


什麼是效率?

效率是常常被誤解的一個詞彙。在經濟學裡,效率指的並不是你能多快解決你該做的工作。經濟學裡的效率,指的是 19 世紀義大利經濟學家(同時也是社會學家、哲學家的帕雷托(Vilfredo Pareto, 1848-1923),所提出的帕雷托效率性(Pareto Efficiency)。

帕雷托說:試想,在社會有限的資源底下,如果有一個分配資源的方法,可以讓一些人過得比較好,也不會讓其他人變得比較差,不是件不錯的事情嗎?如果我們找得到這種好事情,就把它稱做是一種帕雷托改善(Pareto Improvement)。

實施一個帕雷托改善,比起不實施他更有效率。因為不實施他,就彷彿浪費了一些明明可以改善一些人,卻不會讓另一些人受害的資源。

如果有一天,我們再也找不到這種好事情了,那我們就說現在這個狀態是帕雷托最適(Pareto Optimal),這也就是我們目前所能找到最有效率的分配資源方式:因為任何其他的方式,不管怎麼分,儘管有人會過得更好,必定同時也會使得另一些人過得更差。


同志婚姻與效率

今天,我們這個社會在思考,是不是要把同性戀這群人的可選擇集合擴大,把結婚這個資源也分配給同性戀這群人。

對本來就不特別喜歡結婚的同性戀來說,有沒有這個政策並沒有差;而對本來想結婚卻不能結婚的同性戀來說,讓同性婚姻合法則是一件好事情。無論如何,可選擇集合的擴大,讓同性戀者最少都會跟以前一樣好。

另一方面,就異性戀而言,他們原先的可選擇集合也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他們還是可以繼續做任何他們現在就想要做的事情。1 因此,允許同性結婚是一種帕雷托改善;讓同性結婚比起不讓同性結婚更具有帕雷托效率性。而我們眼巴巴的看著這件事情,卻什麼都不做。


宣稱的受害者與實際的受害者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說,明明就有一大群人正在宣稱同性婚姻會讓他們受害,並以此為理由反對同性婚姻,不是嗎?我們必須清楚分辨的是,宣稱的受害者實際的受害者並不相同。我們在分析一個人有沒有因為一個政策而過得比較好,福利有沒有增加時,我們只需要考慮他實際上受到的影響,至於他怎麼宣稱的,不應該影響我們的判斷。

舉個更明顯的例子。談到加稅時,常常都會有大老闆聲稱加稅的話就要出走。這些大老闆當然有完全的誘因做出如此宣稱,並嘗試透過各種方法來合理化這種宣稱。但是這與加稅之後,他們真的會出走,是不一樣的事情。


多元成家法案

更進一步想,其實同樣的邏輯,也可以用來支持幾乎整個多元成家法案。

你怎麼知道這個世界只有同性戀跟異性戀兩種人?也許有人喜歡多夫,有人喜歡多妻,而且這些人的確是在自由意志下自己做出這樣的選擇(因此這個選擇不會比其他現有的選擇,比如一夫一妻、不結婚等等,來得更差,否則他不會做出多夫多妻這個選擇)。讓喜歡多夫多妻的人結婚,會帶給我這個現在可以一夫一妻結婚的人什麼壞處?我們為什麼要反對讓他們結婚?

不過,我們無法用這個邏輯來思考人與動物間的伴侶制度,或者是小孩年紀還小的父女、母子等戀,除非我們找到一個明確的方式來判斷幼童或是動物的意願,不然我們就無法從他的表達來推論,對她或他或牠來說,這樣的結合是不是比起不結合還要來得好。2

當然,各位讀者如果有想到什麼同性婚姻與多元成家對異性戀實際上可能造成的壞處,也歡迎在底下留言討論。


  1. 有一個可能的影響,就是他的老婆或老公可能會因此被同志追走。但這不是只是恰恰反映你們也許本來就不該結婚嗎?

  2. 也許有人會說,小孩還不夠成熟,因此還不會判斷哪個選擇對他比較好。這的確是個道德上的難題,不過我寧願相信,比起小孩自己,我不會比他更知道他需要什麼。

鄧不利多

鄧不利多

“當然是在你腦中發生的啊,哈利,但是它為什麼不能同時也是真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