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罷工教戰守則(1):誰來罷工?

勞動經濟學罷工議價

這個社會已經完全臣服於新自由主義的威勢之下,我們的生活被資本家所宰制;勞動者們失去了身為人而活著的尊嚴,只能被迫成為資本家競逐利益之下的奴隸。要解放這個世界,只有勞動者們全部一條心,一同起身反抗資本家!讓我們一起念一次:

全世界的勞動者們,團結起來!

-卡爾‧馬克思《共產黨宣言》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這麼美好,那麼覺醒的工人們,就應該四處揭竿起義,革命遍地開花。但現實而言,相對於資本家的數量,在這個世界上發生的罷工數量,似乎遠遠不成比例。為什麼革命的種子沒有散播到世界各地呢?難道是資本家的霸權讓員工不敢起身反抗?還是人們的奴性太過堅強難以動搖呢?看起來,這一個「資本家與勞動階級」的勞動經濟學模型(?),可能有一些問題,使得理論的預測似乎有點走針。想要釐清問題出在哪裡,或許我們也能試著從另一個角度,去探討「勞動」當中發生的事情。歸根結柢,這些問題或許都應該從一個問題問起:勞工跟雇主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到底是從哪裡開始的?


工資是怎麼決定的?

打開人力仲介的網站,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雇主在上面貼出徵求人才的訊息,同時也有很多求職者寄出雪片般紛飛的履歷。其他還有各式各樣族繁不及備載的勞雇雙方的媒合管道,各自都有有趣的部份。不過關於這些細節,雖然在某些討論來說可能非常重要,但我們暫且擱置。我們就從一個最簡化的勞動市場模型開始:

在市場上,有無數的資本家以及無數的血汗勞工。這些血汗小螺絲釘們,每個人都會做一樣的工作,也就是鎖小螺絲釘。而資本家也只雇用工人來鎖小螺絲釘。同時,對於每一個工人,工廠們看起來都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差異。

鎖小螺絲釘這件事本身沒有任何技術門檻,每個人只要經過適當訓練,功力都差不多。換句話說,每個勞工所付出的單位勞動,對於每一家公司來說,得到的產出都是一樣的。

每一家公司,都會在門口貼出招人的廣告,告訴想要來應徵的工人們這家公司的薪水是多少。工人們可以隨意走進某一家公司應徵。工人們可以在工廠間自由流動,不會受到任何限制。

如果你是一個活在這個世界中的剛畢業的新鮮的大學生,你會怎麼決定要去哪家公司工作呢?如果你是萬惡的資方,你又會決定開多少薪水給勞工呢?

首先,讓我們先以勞工的角度來考慮。基本上,我們應該可以合理地假設,當一個勞工在兩家其他條件完全一樣的廠商間選擇的時候,他應該會想要選錢比較多的那一間。由於每一間廠商都把他們的招聘訊息貼在門口顯眼的地方,因此所有勞工應該都會擠到錢最多的那一間公司。

那麼,這時候廠商又要怎麼開薪水呢?這會跟廠商的獲利有關。假設廠商每賣出一個產品,可以賺得 \(p\) 元。而每雇用可以生產一單位商品的勞工,需要花費 \(w\) 元。如果這個市場上的需求,剛好可以讓每家廠商平均分到 \(n\) 個商品,那麼,每一家廠商就會盡力生產到 \(n\) 個商品。因此,廠商在這個生產活動當中的總獲利就是 \(np-nw=n(p-w)\) 。

顯然,廠商們當然會想要開越低的薪水越好(獲利才會越多)。所以今天無良廠商胃拳首先開出了每個螺絲1元的超低價。隔壁的筒衣看到了公告,就想:或許我出2元,還可以把胃拳請的員工全部拉過來幫我鎖螺絲,豈不是賺更多!因此就貼出了2元的公告。對街的異鎂看到筒衣和胃拳打得不亦樂乎,也決定把自己家的工資往上調。於是,這些廠商們一家一家往上喊,一直喊到工資等於產品售價( \(w=p\) ) 為止。

為什麼?假如工資再繼續往上,對於廠商們來說,每鎖一顆螺絲,賺來的錢還不夠付給工人當工資,賠本生意才不幹。但是我會不會想要把工資往下調呢?也不會,因為當我工資開得比別家廠商低,我家的工人馬上跑路去其他家公司。因此,在這個市場當中,所有的廠商都會開價 \(w=p\) 的工資,使付出每一單位的勞動成本(工資)剛好能跟每一單位勞動獲得的收入(售價)打平。而願意接受這個薪水的勞工們便會進入這個廠商開始工作。

你會說,這個工資決定系統是不是太過脫離現實了?的確,但我們還可以稍微放寬一點假設。我們可以讓員工的能力各有不同,也讓廠商的變異性增加,但在這個市場上,仍然有無數資本家和無數血汗勞工。勞工的選擇仍然不變:她希望能夠找到一個讓她在工資、工作環境、工時等最滿意的工作環境。而廠商們在雇用勞工時,也同時在考慮:多雇用這個勞工,可以多幫我獲得多少利潤?經過同樣的推理,我們會發現,廠商依然會將工資設在勞工的邊際生產力。給多了對雇主不划算,給少了這個員工可能會被其他公司聘走。


估狗會用香蕉請猴子嗎?

在這個例子裡面,如果勞工對工作條件不滿,他們會不會發動罷工或其他的勞資協商呢?答案是:可能可以,但是勞工們可能就必須付出其他的代價。延續上一段的內容,我們知道,在市場完全競爭(或近似完全競爭)的狀態下,雇主會付給員工剛好等於他的生產力的薪資。1 這件事其實同時也隱含了:雇主幾乎沒有能力再繼續往上幫員工加薪。在其他條件不變下,雇主只要提高一點點工資,就會對他造成虧損。

也就是說,在完全競爭的市場之下,勞方一直都處在極為優勢的地位。這個背後的機制,事實上是來自於廠商間對於人力的競爭。因為市場上想要人力的廠商眾多,廠商必須要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才能把勞工留在自己公司。如果留不下來,廠商也不會硬要把勞工留在門下。

我們經常在網路上看到文章讚揚Google的良好工作環境。但這並不是因為Google的老闆比較有良心,而是因為如果Google不把這些人留下來,以網路產業競爭的猛烈程度,他馬上就跑到別家公司變成自己未來的敵人。因此,你幾乎不可能看到這些資訊流通快速的產業,需要使用罷工這種激烈的手段來追求勞工權益。

相對地,我們也經常聽說中小企業或是傳統產業的勞動條件長期不佳。我們考慮一下這個劇本:今天你從歹丸大學的「自動化螺絲操縱機系」畢業,四年間全部都在學習操作自動化螺絲操縱機的技術。剛好,這個市場是只有一家公司需要這個技術。你興高采烈地去到這家公司,希望自己的一技之長能派上用場。但不幸的,因為這個世界上需要這個技術的,也就這麼一家公司,所以當你看到只有22K的薪水條,雖然心中有再多不滿,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因此我們發現,除了產業面的因素之外,廠商間的競爭不足,可能也是造成這個局面的原因之一。

所以從上面的分析我們能發現,勞資衝突的發生,大致上不出幾種可能: 1. 勞動市場的資訊不夠流通
2. 勞動市場的需求面(廠商)缺乏競爭
也是在這兩個情形之下,勞工和雇主之間才有發生「議價」的可能性,也才會有接下來各種議價的手段,而罷工也是其中最激烈的一種。


今天的加薪,成為明天的負擔?

在我們考慮完美的完全競爭市場的當下,不爽的員工們已經在總公司樓下拿起火把團團包圍出入口了。這時身為老闆,你到底要不要加薪呢?如果老闆考慮到,再繼續罷工下去,產線停擺,這個虧損可能不是一兩天補得回來的,那麼他可能會考慮「暫時」接受。但是,老闆因為付出了太多的薪水造成的虧損又要怎麼補回來呢?

老闆當然不是省油的燈。我現在雖然付了薪水,未來少請一些人不就好了嗎?但是想想我們的螺絲釘工廠,不管多請人少請人,好像都還是會造成虧損。老闆眼前一黑,突然想起前幾天有個人拿張名片,說他那邊有好幾台好便宜的鎖螺絲機器,看他想不想要。老闆算了一下,發現好像買幾台機器,就可以替換掉一批工人,似乎真的是挺合算的。於是就撥了電話,同時也趕了幾個員工走。剩下的員工加薪了,但也有一些員工就此失業了……

在這個例子裡面,因為勞力與機器設備之間有高度的替代性,所以雇主在面對員工的抗爭時,非常容易透過改變勞力與資本的比例,來讓自己維持一定的收益。但相對的,就很有可能有一些勞工會因此而失業。這同時也是一些勞工不希望加入公會,或者是發起罷工的原因。

於是,我們就會希望政府立法保障工會或是勞工的工作權益,避免他們在罷工過程中受到傷害。但是,這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是在提高勞工的「工資」。對雇主而言,他們可能就會考慮在更早的階段,就直接不要雇用這麼多的勞工,以避免未來可能發生的勞資衝突。因此,我們就會回歸到關於最低工資的一系列討論。白經濟已經有了一系列關於最低工資的文章,在此不再贅述。要特別一提的是,這裡也並沒有宣稱「輔助工會罷工」的法規是不好的,這些都必須要以勞動市場的現實面來一一考慮。

(延伸閱讀:調漲基本工資—少數贏家或全民勝利?基本工資害死你?窮忙的宿命:高工時的鬼島台灣?


從今天起,你也來罷工吧!

看到這裡,你是不是也心生嚮往,想要達成勞動者大同世界的理想呢?只要你現在身處的工作環境,滿足以下條件,你也可以樓上揪樓下,左邊揪右邊,大家一起出發去罷工!

  1. 勞動需求方幾乎獨佔需求,不需要跟其他人搶員工。
  2. 薪資的決定過程,以及其他替代選項的薪資不透明。
  3. 你對於老闆來說,具有強烈的不可取代性。

比起直接說資本家都是一群邪惡的生物,經濟學家比較喜歡先不做道德判斷。但在善惡之前,每個人至少都關心他的自身利益;也是因為考慮到這些利益,資本家或勞工才會在勞動市場上有相應的行為表現。不管是市場上的勞方或資方,他們所需要做的,其實也就是設身處地地替人著想。而這,也就是賽局理論,甚至經濟學這個學科背後真正的精神。2

在完全罷工教戰守則的下一回中,我們將會介紹幾個與罷工有關的議價模型。我們將會看到,老闆與員工的各懷鬼胎,讓勞動市場充滿了各種詭譎的趣味!


  1. 特別要強調的地方是,這邊指的「完全競爭」,指的是沒有其他力量(例如政府)做出任何干預,而且市場上的供給與需求方非常多,使得沒有任何一個供給或需求者能夠擁有操控市場的力量。像是有幾個大財團跟政府眉來眼去的那種市場環境,當然不是完全競爭。請見:請認明「黨國資本主義」

  2. 這段話是改寫自台大經濟系馮勃翰老師在華航罷工事件發生時,發表在臉書塗鴉牆的文字。

RedHerrings

RedHerrings

從大西洋捕上來的新鮮鯡魚,以壯年的松木煙燻,再經高山岩礦醃漬,直到表面出現紅色花紋。獵戶們會利用燻鯡魚的陣陣香氣,將其散落在森林當中,訓練獵犬避開鯡魚的香氣,正確捕捉獵物的行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