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出走一定不好嗎?

還記得白經濟粉專一歲生日的直播嗎?(那天我被罰唱歌了...)有讀者因閱讀了本站讀者投書:為何台灣人才出走嚴重?看看經濟學家怎麼說一文,而想進一步暸解「人才出走」對經濟發展的影響。當天因時間有限來不及和大家聊聊這個問題,所以寫成文章,從「誘因」來分享一個容易被忽略的角度:人才「出走的機會」其實增加了「變成人才」的誘因。


司法獨立的起源與後果

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很少被質疑,在司法改革過程中,司法獨立是必然被呼喊的口號。沒有司法獨立,就沒有公正的審判,沒有公正的審判,就無法平息雙方的紛爭,也無法保障當事人的權益。因此,不管從人權的角度來看,司法被認為是人民權利的最後把關者,還是從經濟的角度而言,獨立的司法是契約執行、財產權保障的關鍵,進而深深影響經濟發展。也難怪Stefan Voigt, Jerg Gutmann與 Lars P. Feld在2015年最新的研究中發現,實存(de facto)的司法獨立與GDP成長密切相關。因此,司法獨立,不僅與司法改革息息相關,我國高喊拚經濟的同時,司法獨立也是不可忽視的重點。

對經濟學家來說,除了司法獨立的經濟後果之外,同樣有趣的而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政客會讓司法獨立呢?一個理性的政客,一個只考慮自己利益的政客,一個精心計算的政客,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政客,一個心中沒有公平正義理念的政客,會支持司法獨立嗎?


完全罷工教戰守則(2):罷工七傷拳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並不常看到罷工,除了因為上一篇提到的一些外在條件外,罷工本身也是犧牲很大的一種勞資談判手段。雖然大家嘴上都喊著要罷工,但通常是萬人響應罷工,明天還是繼續爆肝上班。罷工到底是一個有意義的談判手段,還是又是理盲濫情的自嗨行為呢?


2016 美國大選書單:《反對民主》

作者:馮勃翰

根據《紐約客》的一篇文章,美國選民有三分之一認為馬克思的名言「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出自美國憲法;有三分之一無法說出「三權分立」的任何一權:有將近四分之一說不出他投票選出來的參議員名字,有二分之一不知道他的州原來只有 2 席參議員。(你不要笑!)

我的很多朋友(無論是在美國或台灣)看到選舉結果都覺得民主制度出問題了,感到沮喪。其實近年來有越來越多學者發表論文和專書來批判民主的缺陷,並刺激我們去進一步思考制度要如何設計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