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判生,沒錢判死?(中)律師制度再思考

前文,討論了「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可能的四種意涵,接著本文要聚焦於第二個故事,也就是有錢人較有資源可請比較好、比較多的律師。首先本文會先集中討論「律師執照制度」,並論證律師執照制度也是導致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第二個故事的其中一個原因,在這個基礎上提出改革的建議。接續討論的是,假設大家能同意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第二個故事是件令人厭惡的事情,不應該是民主法治社會的常態,而且國家也應該介入,那麼接著要問的就是,國家可以做什麼、做了之後成效又是如何?


有錢判生,沒錢判死?(上)

不久前,蔡英文總統發表司法改革談話,其中一句「不要發生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情況」,遭法官協會為文反擊。法官對此類指控的不滿,並不是第一次,法官出身的司法院副院長蔡烱燉也曾表示:「……許多國人認為法院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法院判決對有權有勢的人比較有利』、『法院是某某黨開的』等等似是而非的負面評價……」。可見法官普遍對這樣的說法很不滿。

然而究竟什麼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呢?沒有定義清楚前,討論就容易淪為雞同鴨講。對經濟學家而言,首先會把這句話轉化成數學語言,也就是「訴訟當事人的富裕或貧窮和判決有利與否呈現正相關」;接著思考的是,背後可能的運作機制為何、有什麼故事可說;最後,是否有經驗證據可支持。


人才出走一定不好嗎?

還記得白經濟粉專一歲生日的直播嗎?(那天我被罰唱歌了...)有讀者因閱讀了本站讀者投書:為何台灣人才出走嚴重?看看經濟學家怎麼說一文,而想進一步暸解「人才出走」對經濟發展的影響。當天因時間有限來不及和大家聊聊這個問題,所以寫成文章,從「誘因」來分享一個容易被忽略的角度:人才「出走的機會」其實增加了「變成人才」的誘因。


司法獨立的起源與後果

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很少被質疑,在司法改革過程中,司法獨立是必然被呼喊的口號。沒有司法獨立,就沒有公正的審判,沒有公正的審判,就無法平息雙方的紛爭,也無法保障當事人的權益。因此,不管從人權的角度來看,司法被認為是人民權利的最後把關者,還是從經濟的角度而言,獨立的司法是契約執行、財產權保障的關鍵,進而深深影響經濟發展。也難怪Stefan Voigt, Jerg Gutmann與 Lars P. Feld在2015年最新的研究中發現,實存(de facto)的司法獨立與GDP成長密切相關。因此,司法獨立,不僅與司法改革息息相關,我國高喊拚經濟的同時,司法獨立也是不可忽視的重點。

對經濟學家來說,除了司法獨立的經濟後果之外,同樣有趣的而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政客會讓司法獨立呢?一個理性的政客,一個只考慮自己利益的政客,一個精心計算的政客,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政客,一個心中沒有公平正義理念的政客,會支持司法獨立嗎?


完全罷工教戰守則(2):罷工七傷拳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並不常看到罷工,除了因為上一篇提到的一些外在條件外,罷工本身也是犧牲很大的一種勞資談判手段。雖然大家嘴上都喊著要罷工,但通常是萬人響應罷工,明天還是繼續爆肝上班。罷工到底是一個有意義的談判手段,還是又是理盲濫情的自嗨行為呢?


2016 美國大選書單:《反對民主》

作者:馮勃翰

根據《紐約客》的一篇文章,美國選民有三分之一認為馬克思的名言「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出自美國憲法;有三分之一無法說出「三權分立」的任何一權:有將近四分之一說不出他投票選出來的參議員名字,有二分之一不知道他的州原來只有 2 席參議員。(你不要笑!)

我的很多朋友(無論是在美國或台灣)看到選舉結果都覺得民主制度出問題了,感到沮喪。其實近年來有越來越多學者發表論文和專書來批判民主的缺陷,並刺激我們去進一步思考制度要如何設計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