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罷工教戰守則(1):誰來罷工?

這個社會已經完全臣服於新自由主義的威勢之下,我們的生活被資本家所宰制;勞動者們失去了身為人而活著的尊嚴,只能被迫成為資本家競逐利益之下的奴隸。要解放這個世界,只有勞動者們全部一條心,一同起身反抗資本家!讓我們一起念一次:

全世界的勞動者們,團結起來!

-卡爾‧馬克思《共產黨宣言》


對富人課稅的正義夢?

台灣的年金缺口越來越大,如何改革年金並尋找財源,是新上任的小英政府面對的最大挑戰。行政院長林全陸續提出改革方針,預計 調高遺贈稅 10% 與營業稅 0.5%。以此作為長照的指定財源。而稅制改革方面則暫時不考慮加稅和證所稅。新政府的稅改方向引來許多議論,批評主要來自對新政府「以稅改落實公平正義」的期待。

「公平正義」是什麼?要討論清楚不容易。但若說要對非常有錢的人課稅,用來照顧窮苦的人,似乎大部分人都認同這是件正義的事。但做得到嗎?讓我們利用台灣的例子,配合簡單的經濟學概念,來談談「為什麼對有錢人課稅這麼難?」


停滯的文明:人類發展有沒有終點?

有些人認為,人類的科技發展將不再逐漸進化。而是在接近停滯的一段時間後,於某個時間點爆炸成長,我們稱該時點為技術奇點( Technology Singularity )。

「......把人類帶到了一個可以被稱之為人類歷史的奇異點的階段,在這個階段過後,我們目前所熟知的人類的社會、藝術和生活模式,將不復存在。」( Jon von Neumann,1958 )

但已開發國家的經濟與技術水準發展卻變慢了。到底等待著人類的未來是什麼呢?


自由經濟的靈魂

自由經濟,或者說以「自由市場」為基礎的經濟思想,是個被誤解甚深的名詞。也許因為它曾帶來巨大的經濟成長及社會變遷,也許因為它已無所不在,又或許因為,它曾被政客用來為自己辯護,「自由經濟」一詞似乎成了各類社會問題的代罪羔羊。然而,在現代人的日常討論中,「自由經濟」多是意義不明、各有所指,甚至常被和更為混肴的「新自由主義」一詞綁在一起,很不容易溝通。


關於基本收入的兩三事

瑞士人在 6 月 5 日以 77% 反對否決了向成年公民每月無條件發放 2500 瑞士法郎(約合 8 萬 4 千台幣,若以台灣物價衡量,大概是 2 萬 7 千台幣左右)的公投案。1 基本收入一詞一時攻佔媒體版面。這篇文章想嘗試說明以下幾點:(1)同樣被稱作基本收入保障的幾種方法,其內涵與效果可能非常不同。(2)過去美加所實驗的制度應該更接近負所得稅,而不是瑞士所公投的方案。(3)在尚未說明錢怎麼來以前,我們還很難預期這類政策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