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律師對打官司有幫助嗎(下)

延續著上一篇〈請律師對打官司有幫助嗎(上)〉文章,前一篇文章讓我們知道研究律師對打官司的幫助會碰到的種種難關,今天這篇,則分享兩位哈佛教授,怎麼透過實驗來解決這些難題。上一篇也留下一個問題,該怎麼設計實驗呢?

兩位哈佛大學教授考量觀察式研究可能造成的推論困難,因此選擇實驗來展開研究。他們在哈佛法律扶助機構(Harvard Law Aid Bureau, HLAB)的協助下展開實驗研究。HLAB是由哈佛法學院學生組成,必須經過嚴格的競爭才得以進入。HLAB並同時受法學院教授指導監督。這些學生雖然沒有律師執照,但據兩位教授所述,HLAB以高品質的法律協助聞名並廣受尊敬。本文的題目雖是請律師有沒有用,然而兩位教授的研究並不是在問請律師有沒有效果,而是在問是這些哈佛法律系學生的代理(representation)有沒有效果。因為HLAB的學生並無律師執照,不過兩者背後的運作機制卻是相通的。就原諒本文用標題來騙流量吧!


請律師對打官司有幫助嗎?(上)

在法庭上,律師經常是不可或缺的角色,滔滔雄辯地幫當事人爭取應有的權利。影集中,也常常出現了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弱勢的一方在律師口若懸河的說詞與精湛的訴訟技巧協助下逆轉勝,打敗邪惡的大壞蛋;或者邪惡的大壞蛋,重金禮聘律師出庭後,即便魚肉鄉民、作奸犯科,也能脫逃於恢恢法網之外,這些經典的場面,都說明了一場官司中律師扮演的重要角色。

然而,現實生活也是如此嗎?如果出車禍受了傷想要對方賠錢,找律師,對方會多賠一點錢嗎?小酌幾杯,開車卻被臨檢抓到酒駕,被檢察官起訴,找律師可以不用被關或縮短刑期嗎?國稅局亂課稅,想要跟官鬥,找律師,鬥的贏官嗎?


社會科學交換日記(下):自由市場哪裡自由?

這篇承接〈社會科學交換日記(上):經濟學是新自由主義嗎?〉。前面的討論讓我們發現,也許我們在講到「自由市場」這些看起來很基本的觀念的時候,兩邊在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就像同樣都是進化,神奇寶貝的進化就不像數碼寶貝每次打架都要來一次。釐清定義是對話開始的第一步。交換日記的下篇我們就來弄清楚,當我們說自由市場,我們想的自由和市場,是同一種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