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餐吃什麼

週刊編集政治經濟學民主

餓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熬到跟朋友們約吃晚飯的時間。你打開社群軟體想確認集合的地點,卻赫然發現當初主揪請大家投票的貼文,到現在還是無人回應。一群人揪團吃飯時,最糟的劇本竟然在自己身上發生了。在這類的群體決策中,我們有時會遇到如下的狀況:共同決定時間地點時,會在第一時間表達意見的人並不多,導致常常會拖到最後一刻才不得不決定。但為什麼大家不早講呢?

人們不願意輕易表達偏好,可能是為了減少因為人們意見太過南轅北轍而需要事後協調的成本;或者是對於自己來說,偏好的前幾名差距太小,要去排名反而太傷腦筋,會產生多餘的成本。別人來幫我想,總比自己想輕鬆,自己只要跟團就好。

這是很標準的公共財問題:出謀劃策有能造福他人的外部效益,可是人人卻都不想出傷腦筋的成本。但在意見匯聚的過程中,如果每個人都拖到最後一刻才發言,對於公共政策(或是主揪)來說或許不是很有效率。這時我們可能會想設計一些機制,來避免以上不效率的發生。

最直覺的方法,也許是讓每個人都投複數票,然後以簡單多數決來加總計票。複數投票操作容易,也可以避免做出選擇需要負擔的隱含成本,反正自己喜歡的全部投下去。但是多數決可能會犧牲掉少數者(例如素食者)的意見。如果我們不希望有人脫隊,多數決未必是最理想的方案。

第二種可能的辦法,就是主揪先決定一個預設值,然後由無法接受預設值的人提出新案。「不爽你來提」可以避免團體裡面有人完全無法接受最後的決議(除非選項真的太少)。在每一輪中,最不爽的人有誘因把公共決策改成自己能接受的方案,再輪到下一個無法接受的人提,一直到所有人都感覺最終決議距離自己最喜歡的選項距離小於提案成本,還算可以接受為止。即使最後大家決定吃蝦,但是要提出吃魚來否決蝦成本太高,只好沒魚蝦也好。

這個方法未必能達成全體最滿意的結果,原因是更好的選項,可能會因為提案成本太高而沒有被任何人提出,但當前的決議卻又不是使所有人最滿意的選項。另外,基於過去對「預設效果」的研究,人們在面對選擇情境的時候,確實會常常以預設選項為主,因此主揪可能為了自肥,直接挑自己的首選。

你想了想,決定先在紙上寫好幾家餐廳,然後拿出骰子,將晚餐交給命運決定。不過你發現,這麼做確實就能避免政策制定者圖利的可能。此外,如果接下來大家開始針對隨機產生的選項用刪去最差者的方式討論,最後確定的結果,至少也會比隨機決定好。終於,你想,只要能吃到晚餐就好,我才不管那麼多。

※本文原刊載於週刊編集 The Affairs第二期

RedHerrings

RedHerrings

從大西洋捕上來的新鮮鯡魚,以壯年的松木煙燻,再經高山岩礦醃漬,直到表面出現紅色花紋。獵戶們會利用燻鯡魚的陣陣香氣,將其散落在森林當中,訓練獵犬避開鯡魚的香氣,正確捕捉獵物的行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