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經濟學

徵兵制的成本究竟該怎麼計算?

徵兵制的成本究竟該怎麼計算?

當在談論徵兵制與募兵制誰好誰壞的時候,募兵制常見的批評之一就是增加國防成本:如果同樣需要 18 萬的軍人,以徵兵制的方式強迫人民入伍,與靠每個月給 4 萬塊吸引年輕人入伍相比,就帳面上而言,當然是募兵制的支出較高。畢竟前者只靠一紙法令,而不像後者具有帳面上的支出。然而這種計算支出的方法,真的是正確的...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自我認同的經濟學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自我認同的經濟學

奧斯卡上的意外插曲讓最佳影片《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 獲得關注。不論是不是有 “政治正確” 作為臨門的一腳(事實上我們應該永遠不會知道),這部作品都敏銳地捕捉了自我認同在人的許多選擇(而且往往是十分重要的選擇)上扮演的角色。 當主人翁 Chiron 在邁阿密郊區的毒窟裡躲避同學的追...

徵兵為什麼比募兵貴?

徵兵為什麼比募兵貴?

經濟學家喜歡用「剩餘」來分析政策或市場交易下的結果。剩餘對於買家的定義就是願意付出的減去實際付出的。對於賣家的定義就是實際拿到的價格減掉他生產的成本,換句話說就是實際拿到的價錢減去他願意賣的底價。在勞動市場中,我們也可以想像剩餘是工作的機會成本,也就是除了這份工作以外最佳的選項帶給你的好處。...

完全罷工教戰守則(2):罷工七傷拳

完全罷工教戰守則(2):罷工七傷拳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並不常看到罷工,除了因為上一篇提到的一些外在條件外,罷工本身也是犧牲很大的一種勞資談判手段。雖然大家嘴上都喊著要罷工,但通常是萬人響應罷工,明天還是繼續爆肝上班。罷工到底是一個有意義的談判手段,還是又是理盲濫情的自嗨行為呢? 我們首先定義一下「罷工」這個詞。以目前各國普遍接受的勞動法...

明明不只香蕉的價碼,為什麼把我當猴子?

明明不只香蕉的價碼,為什麼把我當猴子?

在大家對薪資叫苦連天的年代裡,我們究竟有沒有被虧待?偶爾難免聽到「我們工作那麼辛苦,應該值得更好的待遇!」或者「不要把我們當廉價勞工」的吶喊。對各行各業揮灑的汗水我們都尊重,不過「辛不辛苦」和工資之間並不存在必然關係,更何況「辛不辛苦」取決於勞工的主觀判定。 然而,並非沒有客觀指標作為合理薪資...

消失的女嬰 Part 2:200萬人口普查檔敘述統計 (又名:「大數據」資料分析)

消失的女嬰 Part 2:200萬人口普查檔敘述統計 (又名:「大數據」資料分析)

一個女生,他們家生兩個小孩。她是姊姊,請問她比較有可能有弟弟還是妹妹? 弟弟 妹妹 一樣可能 想好答案了嗎? 答案:弟弟。 根據 2000 年的人口普查檔,這位姊姊有弟弟的比例約 60%,相對地,有妹妹的比例則是 40%。60% 跟 40% 差很多嗎?純粹從生物角度來看,每一胎生男生(...

租屋限女、工地限男?談歧視的經濟學

租屋限女、工地限男?談歧視的經濟學

歧視是個大家都很有感覺,但仔細一想卻好像又不容易講清楚的事。一方面,我們會看到一些現象,例如男性與女性(先只考慮這兩種情況)的平均工資之間似乎存在差距。你可能會馬上跳出來說:你看吧,男女同工不同酬,這不是歧視,什麼才是歧視?但再仔細想想,男性佔多數的工作與女性佔多數的工作不太相同,也就是男女其實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