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抗爭運動人數多寡的影響力差異

政治經濟學財務

近日以來在美國各地爆發示威人潮,對非裔美國人佛洛依德之死與抗議警察執法暴力的不滿,要求警察相關執法制度改革的聲浪十分巨大。此外香港從去年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以及近日《國安法》事件,示威遊行十分頻繁。在民主社會當中,人民走上街頭爭取權利十分正常,由於眾多人們上街抗議而使政府被感壓力,這時我們可以觀察到某些法案因此廢止、制度改進、甚至政權被推翻都可能發生。

然而更多時候我們難以察覺人們示威遊行,是否真能造成政治變化,因此要如何量化及確認抗議運動和政治變化之間的因果關係,變成經濟學家十分感興趣的議題。因此這篇文章將介紹兩個發生在 2010 年左右的街頭政治抗爭運動:美國的茶黨運動 (Tea party movement) 以及埃及的阿拉伯之春 (Egypt’s Arab Spring),觀察其抗議人數變化如何影響日後的選舉動向以及金融市場變化。


茶黨運動:當地遊行人數多寡與日後政黨選舉傾向的關係

在我們之前的文章《政商關係對金融市場和政策的影響》有提到在 2008 金融危機過後,美國國會通過幾項重大法案,例如像是《經濟穩定緊急法案》(Emergency Economic Stabilization Act),來解救金融體系和房地產市場,拿納稅人的稅金幫助金融產業。因此許多人民不滿政府增加支出進而造成聯邦政府預算赤字,茶黨的支持者偏好低稅率環境和小政府的政治主張。在 2009 年 2 月份,美國各地開始出現零星茶黨抗議活動表達其訴求,此運動在 2009 年 4 月 15 日達到高峰,有相同政治主張的人們串連在這一天美國的納稅日,在全美各地走上街頭,據估計大約有 45 萬人參與此茶黨運動。

圖 1:茶黨運動
圖片來源: Wikipedia

研究統計此街頭政治運動遍佈全美 542 個郡 (county),平均一個郡有 815 人參加,然而當天各地的參與人數差異大,Andreas Madestam、Daniel Shoag、 Stan Veuger、David Yanagizawa-Drott 四位來自哈佛大學和斯德哥爾摩大學的學者對此現象感興趣,他們發現晴朗無雨的好天氣能鼓勵活動支持者上街抗議,在沒有下雨的郡,有更多其地方的茶黨支持者會願意參與抗議遊行。由於下雨造成各郡的遊行人數差異,因此提供經濟學家一個良好的《自然實驗》與工具變數,調查遊行人數多寡是否影響茶黨運動的力量以及日後當地人們的投票行為。

在分析遊行人數與人們日後的政治影響之前,研究者必須先確認在 4 月 15 日遊行當天下雨地區和未下雨地區是否有相似的特徵?他們分析兩邊平均而言有類似的人口數量、族群比例、失業率、過去的投票政黨傾向和政治捐獻。在控制這些可能影響未來的政黨傾向因素之後,研究者發現下雨導致抗議人數比例減少 0.08%,而平均來說抗議人數佔整個郡人口比例 0.16%,也就是代表降雨使遊行規模減少約 50%。

未下雨遊行人數較多地區的選民更願意參與之後茶黨的活動,擔任活動幹部及提供政治捐獻。在日後 2010 年的美國期中參眾議員選舉,傾向投給政治信仰上比較保守的共和黨,反對增稅政策。研究人員估算當各地區參加茶黨運動人數增加 0.1%,使得在 2010 年期中選舉,投票給共和黨的比例增加 1.9%。而在高度參與茶黨運動的郡,也導致當時許多該郡的民主黨政治人物退休,選出來的政治人物,日後在國會也較為支持政治上的保守法案,以呼應當時的茶黨運動及其支持者。


埃及的阿拉伯之春:遊行人數多寡與執政黨相關的公司股價表現關係

埃及在 1981 年由穆巴拉克接任總統後,便一直擔任埃及總統長達 30 年,從 2010 年開始,在中東和北非的阿拉伯世界開始一連串反對當地政府的示威遊行,其中包含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在 2011 年也吹向埃及,當地民眾不滿政治腐敗和戒嚴缺乏選舉及警察粗暴執法等問題,經濟部分像是高失業率、高物價等問題也長期未解決,因此人民要求總統穆巴拉克下台負責。在 2011 年 1 月 25 日在全埃及主要城市開始有抗議活動,在 2 月 11 日穆巴拉克宣布辭去總統職務。

Daron Acemoglu、Tarek Hassan、 Ahmed Tahoun 三位來自麻省理工、波士頓大學、倫敦商學院的教授,研究在這段時間之內,示威遊行對於金融市場有何影響?他們將公司分為三類:總統穆巴拉克所屬的國家民主黨 (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軍政府、穆斯林兄弟會 (Muslim Brotherhood),他們發現從 1 月 25 日開始有示威抗議活動,到穆巴拉克政府倒台後第一個股市交易日 3 月 30 號,總計九個交易日,失去與穆巴拉克關係造成國家民主黨相關的公司市值減少 13.1% (圖 2),相當於 $28 億元和埃及總市值 4.3%,反觀同時期與軍政府和穆斯林兄弟會相關連的公司市值變化並無顯著改變。

圖 2:與穆巴拉克關係和國家民主黨相關的公司市值變化
(橫軸:交易日 0 代表 2011 年 1 月 25 日)
圖片來源: Tarek Alexander Hassan

三位研究者也蒐集每天在埃及解放廣場 (Tahrir Square) 的抗爭人數,他們發現每多十萬人在廣場抗議,與國家民主黨相關的公司每日市值就減少 0.32%。當時許多人將阿拉伯之春的成功與推特、臉書興起有很大的關係,然而研究人員發現同一時間推特的標註 (#hashtag) 增加量,並未對國家行動黨相關公司股價產生影響。因此他們歸結網路上的鍵盤支持,對於上街抗議人數有正面影響,但未對金融市場產生改變,實際街頭抗爭的人數增加與執政黨相關公司市值降低才有所關連。


結語

民主社會常說「人民是頭家」,然而要如何量化人民對政治的影響力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從以上茶黨的例子可以發現規模較大的政治街頭抗爭運動,能加強人們支持日後相類似的活動,也能轉化成日後實際的政黨選票和政策走向。從埃及阿拉伯之春的例子,街頭抗議運動除了政治上的影響之外,也帶給那些被抗議的政治人物相關連企業壓力,反應在遊行運動期間這些公司股價快速下滑,其他公司則未出現明顯股價修正的現象。


延伸閱讀


參考研究

  • Acemoglu, Daron, Tarek A. Hassan, and Ahmed Tahoun. "The power of the street: Evidence from egypt’s arab spring."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31, no. 1 (2018): 1-42.
  • Madestam, Andreas, Daniel Shoag, Stan Veuger, and David Yanagizawa-Drott. "Do political protests matter? evidence from the tea party movement."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8, no. 4 (2013): 1633-1685.

封面圖片來源:Wikipedia

番茄

番茄

不同於番茄醬經濟學家 (Ketchup Economist),除了關心市場中商品價格的漲跌變化,也在意背後影響其供給和需求數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