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嬌妻X經濟學

賽局理論無謂損失馬克思

月薪嬌妻(原名: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講述的是原本沒工作、沒男友、沒棲身之所的森山實栗終於找到一份工作——成為單身 35 年專業單身漢津崎平匡的妻子,作為一位領薪水的家庭主婦,展開一段契約婚姻的故事。

劇中除了對主婦勞動報酬有所刻畫之外,亦有許多經濟學概念,首先,我想先從實栗與平匡的戀愛互動用賽局來詮釋。

何謂賽局?經濟學定義,如果人們(玩家)的互動會因為雙方的行動(策略)進而影響彼此的得失(報酬),那麼這樣的一種互動,就被稱作賽局。玩家會根據對方的策略與自身的報酬考量做出最佳反擊,彼此最佳反擊的組合,被稱作納許均衡,是雙方互動最穩定的結果,卻未必是最好的結果。

把玩家、策略、報酬,畫成一張表格,就是所謂的賽局矩陣,從中,我們能清楚看見納許均衡,我們就拿實栗與平匡的故事當例子,來更清楚說明賽局跟納許均衡吧!

靜態賽局的納許均衡

實栗是一位喜歡妄想,總有許多異想天開的點子,個性也很率真主動的女孩子。一直以來,她都以很正面樂觀的態度面對在感情各方面很自卑的平匡。一直以來,她都主動出擊。然而,在愛情的關係裡如果從對方身上得不到跟自己付出同等的愛,人就會變得不安,心裡不斷想著付出愛的總是自己,關係就會破裂。實栗覺得,一直以來她的主動,感覺都在勉強平匡,在第 9 集兩人告白前,她疑惑與退縮「平匡到底喜不喜歡我?」

平匡是一位在感情上沒有自信心,自尊心很弱的人。一開始,看見實栗與風見有所互動,便覺得自己不是帥哥而輸給風見,也覺得自己與實栗是不一樣的,她交過男朋友,未來也會再交其他男朋友,而自己終究孤單一人,所以封閉了內心。即便之後實栗提議雙方成為戀人關係,平匡仍然在許多方面因為害怕而逃避。在感情上,他沒有勇氣向對方坦承喜歡,也沒有自信對方會喜歡自己。然而在第 9 集,他想通了,雖然仍舊是實栗主動。

第 9 集因為實栗看見平匡與其他女生走在一起,甚至發現平匡發簡訊對自己撒謊,吃醋鬧彆扭,說出了心裡話。

實栗生氣道:「我討厭這樣,只有我單方面喜歡你,要是你也喜歡我就好了。」

平匡說:「我也,喜歡妳啊!」

實栗說:「感覺我在勉強你。」

平匡搖頭道:「一點都不勉強。」

平匡說:「我一直在想,要是妳能喜歡我就好了,我一直都在這麼想。」

實栗驚訝:「一直在想嗎?」

平匡笑說:「一直都在想,我都不敢再想了。」

實栗說道:「今天,是星期二哦……」

兩人擁抱

在曖昧的過程裡,雙方不告白持續享受曖昧的幸福很不錯,自己擔任沉默的那一方等著喜歡的那個人告白似乎也不錯,但沉默、被動、逃避到最後,你永遠無法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雙方需要的,不是彼此關係的系統再建構,而是把雙方真實的想法,傳達給對方。

現在,我們來描繪賽局矩陣吧,看看實栗與平匡怎麼互動,彼此的最佳反擊又是什麼呢?我們將實栗的策略寫在表格左側,平匡的策略寫在表格的上方,雙方互動後彼此的報酬寫在表格裡邊,其中,括號裡左邊的數字是實栗的報酬而括號裡右邊的數字是平匡的報酬。

平匡
告白 沉默
實栗 告白 ( 10 , 10 ) ( 5 , 15 )
沉默 ( 15 , 5 ) ( 7 , 7 )

在模型架構裡,單方面告白的報酬較低是因為假設告白之時需要勇氣與承擔風險,單方面沉默的報酬較高是因為假設被告白情況下是不需要耗費成本就能得知心儀對象對自己的心意。再者,若兩情相悅,雙方告白比起雙方不告白當然報酬較高。

從實栗的報酬來看,無論平匡選擇告白或沉默,實栗選擇沉默的報酬都較高,所以實栗的最佳反擊是沉默;從平匡的報酬來看,無論實栗選擇告白或沉默,平匡選擇沉默的報酬都較高,所以平匡的最佳反擊也是沉默;兩人都沉默時,雙方的策略互為最佳反擊,是納許均衡,但卻不是最好的結果。彼此喜歡的兩人沒有表露自己真正的心意,不是很可惜嗎?讓觀眾看了也好揪心,好險等到第 9 集,實栗與平匡打破均衡,終於互相告白了。

雖然在模型架構裡,雙方沉默不告白是納許均衡,但你有沒有勇氣像實栗與平匡一樣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呢?

如果對賽局略有涉獵的人,可能一眼就看出來上列模型的原型來自於著名的囚犯兩難。其實,人們的行動決策時時都有賽局理論的影子,無論編劇野木亞紀子寫下劇本時是否這樣想,生活中處處都是賽局是不爭的事實。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認為,以後遇到喜歡的人告白就對了?醒醒,前提是要兩情相悅啊!!

動態賽局的先行者優勢

這部劇其中一個非常有特色的地方在於女追男的劇情,宅男們絕對被主動的結衣萌到。實栗是一個非常主動的女孩子,試圖攻破在感情上非常自卑的平匡的內心,甚至在第 1 集提議契約結婚時,就可以看出實栗的積極。

前一段提到,人與人的互動可以用賽局詮釋,而實栗與平匡兩人的戀愛互動,因為雙方可以看見彼此對對方的舉動,且互動之間有時間先後的順序,用動態賽局解釋可能更為合理。(前一段提到的賽局因為玩家都是同時做出決策,稱作靜態賽局)在動態賽局裡,是先作決策的人有優勢還是後作決策的人有優勢呢?其實答案是不一定。但是玩家如果事先能夠預想到後作決策的人會採取何種行動,那麼先作決策者往往有一定的優勢。因為後作決策者只能就先作決策者之決策反擊,所以當玩家知道後作決策的人只有那些策略的時候,先作決策者可以就其策略先作出反制,等於先作決策者制定了遊戲規則一般。在經濟學裡稱之為先行者優勢

實栗面對與平匡的關係一直以來都善用著先行者優勢,無論是第 1 集向平匡提議契約結婚、第 4 集的最後提議與平匡成為男女朋友、第 5 集提議互相擁抱等等,而且提案背後都有強力的理由支持,這就像是實栗制定了規則,迫使平匡只能在要與不要之間選擇,當然,「要」 的誘因強大多了。而在實栗的主動之下,與平匡的關係的推展也有所成果,平匡在第 6 集的最後,情不自禁吻了實栗。

不過劇中也有失敗的例子,在第 7 集的最後,實栗想要與平匡更進一步卻遭到平匡拒絕了。也許,因為這次不像提議契約結婚、提議成為男女朋友、提議互相擁抱那樣,背後有著實栗耍小聰明一般的理由,只是單純喜歡平匡、信任平匡,而說出了心裡的話。但是可惜的是,平匡退縮了。

好在,平匡的退縮換來了實栗的離開,實栗的離開換來平匡終於體認到實栗對自己多好,兩人分開後重逢,感情更加溫。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認為,以後在追求的過程中主動就對了?醒醒,那是因為新垣結衣夠可愛啊!!!

逃避與膽小鬼賽局

平匡:「逃避不也是一種選擇嗎?就算逃跑的方式很丟臉,但活下去更為重要,關於這一點,我不接受任何異議與反對。」

「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這句匈牙利諺語,貫串了整部劇,劇中每一個重要角色都被一些東西束縛著,而選擇逃避,不去面對。尤其平匡更是如此,最誇張是在第 10 集的時候,平匡與實栗在床上的緊要關頭之際,平匡卻衝出房間落跑。幸好後來平匡終於開竅,理解如果不想失去,就不可以從最重要的人身邊逃走,不管多遜、多難看,也不能逃跑。

但是,逃跑到底好還是不好?可以藉由分析膽小鬼賽局得知。膽小鬼賽局的原型,來自於兩車對撞的試膽遊戲,兩車於道路兩端駛來,誰將車子轉向就是膽小鬼,誰不轉向就是英雄。從報酬來看,玩家最好的結果是當活著的英雄,其次是選擇轉向當活著的膽小鬼,最差的是雙雙撞死。這樣的賽局有兩個單純策略均衡,一個是(不轉向,轉向),一個是(轉向,不轉向),即雙方採取不同策略是這種賽局的特色。

B 車
轉向 不轉向
A 車 轉向 ( 0 , 0 ) ( -4 , 5 )
不轉向 ( 5 , -4 ) ( -10 , -10 )

在這樣的賽局架構下,無論雙方採取哪一種策略,雙方的報酬加總起來都偏低,既然報酬偏低,又沒有雙贏的局面,那麼與其冒風險當活著的英雄,不如安穩當一定活著的膽小鬼不是更好嗎?

「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為膽小鬼賽局作了相當好的註解。

值得一提的是,整部「逃避雖然可恥但有用」,算是一個膽小鬼賽局的大架構。從第 1 集到第 10 集,因為平匡認為自己跟愛情沾不上邊,所以他一再選擇逃避關上心門,但是實栗卻是一次又一次,不離不棄,敲著那扇平匡先生的門,用她的愛融化平匡的心。在第 11 集,各種麻煩事與挫折來到實栗面前,這次換實栗關上心門選擇逃避,換平匡給予她鼓勵與肯定,打開她心裡的那扇門。平匡終於鼓起勇氣作主動敲門的人,或許是一種愛的反饋,也或許是一種責任的展現,既然彼此是夫妻,那麼在其中一方軟弱的時候,另一方就要堅強。在這 11 集的故事裡,兩人便在(敲門,關上心門)與(關上心門,敲門)這兩個均衡解之間轉換。

因為在均衡上,難怪感情發展如此順利。

禮物的購買與無謂損失

在第 7 集,平匡意識到實栗生日的時候已經過了實栗的生日 1 個月了。看著風見送的錫蘭紅茶與百合子送的Bamix打蛋器,苦於不知道要送什麼給實栗當作生日禮物的平匡,最後決定送給實栗 3 萬元日圓現金。

Joel Waldfogel 在 1993 年有一篇文章,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說明了購買聖誕禮物造成的無謂損失。各位有沒有在聖誕節交換禮物的時候收到過 100 元刮刮樂,結果還沒中,心裡是不是有一種希望對方乾脆給我 100 元現金的抱怨,這就是無謂損失

這篇論文所下的結論可以這樣詮釋:

如果我不瞭解妳的偏好,而妳自己很瞭解的話,那我送妳 3 萬元日圓現金不比我送你 3 萬元日圓的禮物差,甚至應該說是更好。因為我送的禮物妳可能不喜歡,但我送妳現金妳可以有更多選擇購買其他東西,甚至買我送的這份禮物。如果我送的這份 3 萬元日圓的禮物在妳心中不值得 3 萬元日圓,那就造成了無謂損失。

反之,如果送禮的人很瞭解對方的偏好,甚至瞭解對方那些她捨不得買卻又很想要的禮物,那情況就不同了。

總之,瞭解對方想要什麼的人應理性的選擇送禮物,不瞭解對方想要什麼的人應理性的選擇送現金,這樣才能有效降低無謂損失。

平匡:「雇主在員工生日的時候以個人的名義送禮物我覺得不太妥當,但我還是想把平日的感謝化作實物表示。」

除了這般雇傭關係之間的考慮之外,我相信平匡也有足夠的經濟直覺曉得送現金的效益最大。

主婦的勞動價值與馬克思的剝削論

《月薪嬌妻》這部劇對於主婦的勞動價值的探討,藉著實栗這一位實際在領薪水的家庭主婦在劇中的說話與思考,帶出自成一格的觀點與立場。將主婦的勞動換算成年薪而論,是 304.1 萬日圓,換算成月薪則為 19.4 萬日圓。

然而結了婚的家庭主婦是不領薪水的。「主婦的勞動價值到底是怎麼被回報的呢?」實栗在第 9 集曾這樣思考著。

隨著劇情的推演,在第 10 集,實栗被商店街的大家要求幫忙辦理露天市集卻發現商店街的各位不支薪給她的時候,產生了被榨取(或說是剝削)的感受。慢慢的,實栗耍小聰明一般的理論誕生了。

第 10 集的最後,在得知平匡是因為被裁員才提出正式入籍的求婚,實栗這樣回應:「結了婚之後,就可以不付薪水,所以很合理,因為有愛因為喜歡,就什麼都可以為你做。這是對於愛情的剝削。我堅決反對愛情的剝削。」

第 11 集的開頭,實栗又更完整的詮釋了她的理論:「一般的主婦因為沒有薪水所以只能獲取基本生活費,也就是最低薪資過活。在月薪 19.4 萬日圓與基本生活費的差距,需要另一半愛情的回饋來補足,如果沒有愛情,那主婦就是持續以最低薪資在幹活,這就像黑心企業壓榨一樣。」

好一個漂亮的論述!但其實這裡挪用了馬克思的剝削論

在馬克思的剝削論中,認為資本家的利潤來自於剝削勞工的勞動所得,資本家對於勞工的勞動力給付只足夠得以溫飽的最低工資,卻要求勞工勞動過長的勞動時間。在馬克思甚至亞當斯密的年代,商品的價值除了原料費、運輸費與利潤之外,大部分是勞動投入的時間價值。舉例而言,勞工勞動 8 小時就得以溫飽,但是資本家卻要求勞工勞動 15 小時,中間 7 小時的勞動價值,被稱為勞動剩餘價值,就是資本家的利潤。而勞工之所以只能默默接受這樣的契約,是因為當時工人在工廠的流動性較低以及所有的資本家皆是如此的緣故。

試想主婦也是如此,在結婚這份契約底下,每個月只能領到基本生活費,而且工時或許無限延長,有可能無時無刻都在忙著家務,如果另一半還不好好愛她,真的是徹頭徹尾的壓榨與剝削。這樣一想,不禁對所有主婦肅然起敬。

馬克思的經濟學乍看之下與現代經濟學不相容,在現今學界也非主流,但是其實馬克思當時所希望解決的問題,到現在仍然是社會待面對的重要議題——貧富差距、勞工被剝削、資本主義走向極端等等。

然而在馬克思所處的 19 世紀,在民主制度與法律規範尚未完備的當時,馬克思只好選擇最極端的方式,提倡無產階級革命。更遺憾的是,馬克思的思想被後來的政治家發展成極端的共產主義。無產階級革命與共產主義,變成大眾對馬克思的唯二印象,也難怪大家對馬克思經濟學不甚重視。其實最主要的是,大家不注重馬克思是因為他預言資本主義將會走向崩潰瓦解,但是歷史告訴我們並不是如此。

不過,還是要還馬克思一個公道。馬克思在經濟學界的貢獻在於他把法律與制度面納入經濟分析考量,而且以宏觀的歷史角度看經濟分析,在他之前還沒有人這麼做。況且當今全球因為資本社會的貧富差距而束手無策,馬克思對於資本主義的針砭,他的邏輯論述與立論主張,在經濟學家尤其是經濟史學家眼裡,依舊很有份量。

雖然剝削論有理,但我更喜歡平匡對於夫妻的詮釋:丈夫跟妻子不是雇主與員工,而是像是一家企業的共同經營責任者。

但是把家庭看作一家公司經營,並非是平匡創新的想法,諾貝爾獎得主 Gary Becker 在 1981 年就將經濟學導入了婚姻與家庭。他認為家庭既是生產單位、消費單位,亦是投資單位,是綜合經濟體。家庭單位在市場工作(也就是外出工作)與家庭生產(也就是家務勞動)以及休閒活動當中做時間的取捨,意圖效用最大化。在市場工作與休閒之間,利用邊際收益等於邊際成本的原則做決策,而在家務勞動方面,則是透過夫妻專業化分工,能得到最大的幸福。

家庭是夫妻共同擁有的,不分雇主跟員工,而是在平等的關係下一起努力。

「生活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不管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都一樣麻煩,既然不管如何都一樣麻煩,兩個人在一起不也是一種辦法嗎?互相談談,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一起消磨時間,即使是做做樣子,也能使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平匡對實栗如是說。

參考文獻:

  1. Joel Waldfogel. (1993)The Dead 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1993
  2. 網誌文章 http://mmdays.com/2009/01/23/gifteconomics/
  3. 賴建誠,2011,經濟思想史的趣味,允晨文化
  4. MBA智庫

頁首圖圖片來源:

【公式】TBS「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 @nigehaji_tbs

阿秉

阿秉

像一塊海綿,不斷吸收經濟學這片學海汪洋的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