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女總統後,就男女平權了?

勞動經濟學實證歧視

台灣開放總統直接民選開放二十年,資歷尚淺,民主觀念尚在萌芽。每到選舉時節,打開事電視,討論政策的少,人身攻擊、造謠、抹黑的多。回顧這次選舉,也是不免俗地也曾上演了這麼一場口水大戰。尤其是越接近投票日,當選戰越是激烈,各黨候選人似乎也越管不住嘴巴,秀了各種下限。

口水戰

這些人身攻擊,有時不只是牽涉對候選人個人的謠言,更多的是牽涉其所屬群體的歧視言論。諸如:指稱對手是「坐四望五的女人」(對女性的年齡歧視)、「頭髮比女人長,心理不正常」(間接貶低陰性特質),更令人耳目一新地,還有「單身做事比較絕」(歧視單身族群)。

單身的人會遭受單身歧視,而已婚婦女更得承受各種拘束。比如說,傳統而言女性會被指派為家中主要負責家務的成員,亦即「男主外,女主內」。凡是掃地洗衣煮飯,大多由家庭中的女性成員負責。或許,在過去女性勞動參與率較低的時代,如此男女不等性別分工或許還能包裝成是各司其職。然而,在職業婦女已成主流的今日,女性也開始賺錢養家後,家務事的負擔卻也沒少了。根據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Bertrand教授2015的研究,當妻子的薪水超過另一半的情況下,做家務的時間甚至還會更長1

除柴米油鹽醬醋茶,女性在職場上會遇到另一大難題便是懷孕生子。雖然依《性別工作平等法》,公司不得以懷孕為事由資遣員工,但實際上職場環境仍對懷孕婦女不友善,甚至會在勞動契約中明文規定禁止懷孕。除懷孕前的歧視外,亦有懷孕後歧視,如惡意刁難不給予產假。有鑑於此,各國政府也紛紛祭出對應的政策,如台灣的勞基法便保障八星期的產假,而智利政府更通過法令要求公司提供托育服務,讓媽媽們能好好上班。但是,這有用嗎?

意料之外法則

在社會科學中,有一個著名的法則,稱為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讓我姑且譯為意料之外法則。意思大概是說,當政府試圖透過立法改變某些社會問題時(例如立法保護某些團體),其導致的結果通常與原先設想的目標相左,甚至相悖。經濟學課本中有個關於拯救貓頭鷹的經典例子。為了保護這些貓頭鷹的棲息地,美國政府就於是立法禁止採伐那些有貓頭鷹居住的森林。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奸詐的業者們想到了如何規避這條法規:如果不能開發有貓頭鷹的森林的話,那就先把貓頭鷹殺了吧。政府的好意,結果反而造成貓頭鷹的滅亡。

保護女性就業條件的政策,自然也逃脫不了意料之外法則的魔爪,失敗例子如下。2

失敗案例們

為保護女性在生育子女後仍繼續工作的權利,智利政府通過一條法令,要求公司提供替育有子女的職業婦女托嬰服務——結果造成女性薪資降低。

為讓新手爸媽能有充裕時間陪伴小孩,西班牙政府要求公司允許這些爸媽們離開全職工作的崗位,暫時以兼職的身份工作——結果造成女性(注意,即便法律的保護對象是爸媽,受害者仍是女性),無論結婚與否,更難找到全職的工作。

而在一篇未發表的研究也指出,在美國通過法案要求公司讓職員在家庭因素或健康問題的考量下,可以有12星期的留職停薪做為緩衝之後,女性在生育後仍然工作的比例增加五個百分點,但女性升遷的機率卻下降了八個百分點。

以上這些例子裡,是否會讓大家想起基本薪資的故事呢?當造成問題的根源仍在,政府倘若只是天真且粗糙的立法規範,結果通常只是徒勞。法律規定是一回事,實際上公司仍是有許多乾坤大挪移的空間,福利好了,薪水就降低;或是巧立名目,東挖西補;要不然就乾脆在最一開始就不聘僱勞工,改以機械代之(在兩性的議題中,則是以男性取代女性)。而在實質的勞動條件並未改善的情況下,勞工們也只得默默接受公司開出來的條件。可見,諸如貧富不均,男女同工不同酬問題,政府想單靠粗糙的立法改善情況,恐怕只會是「愛之足以害之」了。所以,只要勞工對顧主議價的空間沒有改善,男尊女卑的價值觀依然存在,以上所提及政策恐怕都只是治標不治本。

既然政府靠不住,就靠電視吧(?)

在一篇刊登經濟學頂尖期刊QJE的研究中發現,當電視在印度鄉村地區引入後,當地婦女被丈夫家暴的比例降低了,重男輕女的狀況減輕了。而婦女也因為更自主,不用再被當成生育機器,生育率也降低了。為何會如此呢?研究中指稱,有可能是透過觀看電視節目,吸收了新的家庭價值觀所造成的。尤其是在連續劇裡頭的女性角色,生活大都過得光鮮亮麗,在家庭裡地位也較高,自始扭轉了鄉村地區對婦女在家中地位的既有概念。這篇文章可貴之處,在於發現了因果關係,也就是電視的引入提升了印度鄉村地區的女性地位,而非僅止於電視與女性家庭地位的關聯。至於怎麼發現的,希望日後能和大家分享巧妙的計量方法。

要消滅歧視,就得直接消滅其根源,改善市場條件,而非藉由政策扭曲市場價格。而改善市場條件的解方,又常常在意料之外——誰能意料到電視竟能改善男女不平等呢?然而,對於台灣,電視早已普及的不得了,我們也很難再期望電視能發揮什麼作用了。或許有了第一位女總統後,「領導人必須是男性」這樣的刻板印象或許會被扭轉一些,但作用又能有多大呢?

結語

本篇文章提到的女性就業困境,只是現實狀況的一小部分,更只是社會上各種不平等現象的冰山一角。麻糬我認為,任何歧視,甚至是某些社會規範,都是對當事人自由的不必要箝制。有女性想在職場上闖出一遍天,自然也有男性想再待在家裡相妻教子,而這些無謂的規範卻限制了人們選擇的空間。社會規範一方面造就秩序,然而秩序之下又不免有不平等的壓迫。

歧視與不平等的問題,舉世皆然,然而,在台灣,更嚴重的,是社會似乎對歧視仍然麻木無感。也正是如此,電視名嘴、候選人、政治人物可以坦然自若地發表歧視言論,完全不必有所忌諱。

民主體制比起獨裁之所以可貴,並不是要讓候選人可以肆無忌憚的發表歧視言論迎合某些群體,而是在民主體制中,這個社會倚賴的是一套既定的體制,而非天可憐見,老天給了大家一個好皇帝。再進一步說,民主體制要能運作,靠得不是候選人,而是在於投票的民眾們。只要普遍大眾對於對兩性議題的有了意識,那些各種秀下限的政治人物們,自然也就不會出現了。有了第一位女總統,自然是個轉機。但麻糬我更希望在未來,女總統(或女強人.女企業家諸如此類)變得不值一提的小事——因為這社會已經習以為常了。

註解

  1. 文章中提出的一個解釋,是說如此的舉動是為了平衡丈夫的心理。

  2. 例子取自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

麻糬

麻糬

Q中帶軟,軟中帶Q,食用時小心噎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