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

楚門

民主真的對足球排名有幫助嗎?

民主真的對足球排名有幫助嗎?

就像大家手上已經作廢的運動彩券,世足賽結果一翻兩瞪眼是個事後諸葛回頭檢視賽前預測的良機。不管是用華麗的機器學習、透過托夢得到的天啓、還是會報明牌的章魚,只要正確猜對獲勝隊伍的就是好的預測方法。但比起預測冠軍獎落誰家,社會科學更關心的是背後的因果關係。為什麼一支球隊會強?一個國家要怎樣投入才會有比較強...

一個一例一休的經濟學模型

一個一例一休的經濟學模型

一例一休前後的總工時沒變,真的可以代表就業沒變嗎?這裡有一個簡單到不行的模型,穩錯,但或許可以解釋一點我們看到的現象。 和每個經濟學的故事一樣,我們從一個市場開始。假設我們有下面這個勞動市場。廠商、老闆是需求方;勞工是供給方。和其他市場一樣,需求線往下斜,供給線往上斜:工資越高老闆越不想聘人,勞工越...

唸碩士可以加薪多少?

唸碩士可以加薪多少?

讀研究所可以讓薪水增加多少?這倒簡單,如果我們有大家薪資的資料,把研究所畢業的薪資平均拿來減去大學薪資平均不就得到我們想要的效果了?答案是這數字錯得離譜。 如果今天要念研究所的是一根根沒有生命的木頭那這樣的確就結束了,然而人們不但長得不一樣,而且會選擇對自己最好的,這個故事就沒有這麼單純。...

徵兵為什麼比募兵貴?

徵兵為什麼比募兵貴?

經濟學家喜歡用「剩餘」來分析政策或市場交易下的結果。剩餘對於買家的定義就是願意付出的減去實際付出的。對於賣家的定義就是實際拿到的價格減掉他生產的成本,換句話說就是實際拿到的價錢減去他願意賣的底價。在勞動市場中,我們也可以想像剩餘是工作的機會成本,也就是除了這份工作以外最佳的選項帶給你的好處。...

富不過三代?臺灣的所得流動

富不過三代?臺灣的所得流動

我們在先前的「百萬年薪可以排第幾名?臺灣的所得分配」中討論所得分配不均的各項衡量指標,以及臺灣在數據上的表現。但除了關心某一個時間點的所得不均外,或許我們應該更關心流動? 所得不均等怎麼誤導你? 如果我們仔細想想所得不均那些數字的涵義,他們或許沒有看上去這麼糟。回顧上一篇所談到的數字,我們多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