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克拉克獎 — 制度如何長期影響經濟發展

經濟發展政治經濟學克拉克獎

每一年美國經濟學會都會頒發克拉克獎 (John Bates Clark Medal),給予 40 歲以下的優秀年輕經濟學家,今年的得主是哈佛大學教授 Melissa Dell,表彰她在發展經濟學、政治經濟學、經濟史等研究領域的卓越貢獻。Dell 研究許多國家的歷史,著名的研究對象包含祕魯、印尼、越南、墨西哥等發展中國家,探討其歷史如何形塑制度 (institution),且制度如何長久影響當地的經濟發展。

Dell 擅長巧妙地融合該地的歷史文化發展,與計量方法做結合,使用空間版的斷點迴歸分析 (spatial regression discontinuity design, 亦稱為迴歸不連續),她也是首位提供認定 (identification) 方法在一個國家內,分析制度如何扮演影響長期經濟發展的重要角色,以及釐清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


關於 Melissa Dell

Dell 出生於美國的奧克拉荷馬州小城鎮,就讀當地高中時,她克服眼睛視力障礙並創下該州 3000 公尺長跑記錄。她也是那所高中畢業後第一位進入哈佛大學就讀的學生,在哈佛創立學生組織 College Matters 和撰寫書籍,鼓勵和她一樣成長背景的人。哈佛經濟系畢業後,獲得羅德獎學金前往牛津大學繼續攻讀碩士班,緊接著回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就讀經濟博士班,並在 Daron Acemoglu 的指導之下完成博士學位,之後便在哈佛大學任教至今,並成為該校第九位獲得克拉克獎的教授 (圖 1)。

圖 1:克拉克獎得主,該年任教和博士畢業的學校
資料來源:Wikipedia

16 世紀西班牙殖民 Mita 制度如何影響現今祕魯當地的生活水準

Dell 的碩士論文題目,是有關於 16 世紀西班牙在祕魯的勞役制度 Mita,如何影響當地日後的生活水準。Mita 制度早在印加帝國時期就有類似的制度,在西班牙殖民時期,Mita 制度要求當地 200 多個原住民社區,將其七分之一的男性送往銀礦和汞礦場工作。然而許多區域不需要派出男性參與 Mita 制度,Dell 觀察實施 Mita 制度的地域邊界兩側,一側實行該制度,另一側則無,研究他們日後的經濟發展有無不同。

首先 Dell 觀察制度邊界兩側一百公里內的地理和人文特徵,她提供的數據指出,兩側的地形起伏、種族、賦稅情況均十分雷同。這一點在使用空間版的斷點迴歸分析十分重要,因為必須要將影響兩地生活水準的其他主要因素控制,這樣才能確認是否為該制度影響生活水準。

確認完制度邊界兩側的背景之後,Dell 開始估算 Mita 制度如何影響祕魯當地的生活水準,首先她先觀察兩邊的家庭消費,她發現執行 Mita 制度的地區在 2001 年時,家庭消費量較另一側未實施 Mita 低 25%。另一個衡量生活水準的指標是兒童發展遲緩比例 (Stunted Growth, Children 6–9),衡量 6 到 9 歲的孩童身高是否低於正常身高標準區間。Dell 取得當地教育普查的資料,發現實行 Mita 制度的區域有較高的兒童發展遲緩比例,比另一側未實施 Mita 的地區高約 6%。

儘管 Mita 制度早在 19 世紀初就已經廢止,為什麼 Mita 制度還會長期影響當地生活水準呢?Dell 提出幾個可能的原因,在實行 Mita 的地區,根據 1876 年的資料發現當地人的識字率較低,到 1940 年時依然發現當地人所接受的教育年限較少,但此現象在 2001 年調查時,教育落後的程度已經縮小。

另外一個可能原因則是實行 Mita 制度當地的道路密集程度較低,且 Mita 制度驅離地方的大地主,使得當地的大地主和莊園 (haciendas) 數目較少,Dell 認為是大地主作為地方菁英,可以提供當地穩定的土地所有制度 (land tenure system),並且他們有能力遊說政府提供資源,像是道路等公共財,給未執行 Mita 地區的居民使用。雖然大地主和之前西班牙殖民 Mita 皆屬於榨取型制度 (extractive institution),但前者在公共財方面提供當地未來經濟發展的途徑,這一點和之前關於拉丁美洲國家發展緩慢,與土地所有權集中有關的說法背道而馳。


荷蘭殖民印尼爪哇的影響

在 19 世紀中期,荷蘭在印尼爪哇實施耕種制度(Cultuurstelsel),迫使爪哇居民為荷蘭殖民地政府生產出口農作物。最高峰時期,耕種制度帶來的收入,佔荷蘭政府收入的三分之一,相當於荷蘭 GDP 的 4%。Dell 和 Benjamin Olken 想探討當時荷蘭建立的製糖廠的地區,如何影響日後該地區的經濟發展。

與前述研究相同,研究者首先控制區域的地形特徵,像是高度、坡度、與海岸、河岸距離等可能影響經濟發展的因素,緊接著他們檢驗荷蘭當時規劃的製糖廠,是否會長期影響當地就業選擇和工業化程度。居住在製糖場附近的民眾,現今從事製造業比例增加 7%,零售業比例增加 9%,農業比例下降 18%,這些數字都是相較於離製糖場遠 (10 至 20 公里) 的居民。在過去製糖場附近,現今的公路和鐵路密度也顯著較高,基礎設施更完善。

在公共財部分,作者根據 1980 年的調查資料,在製糖場周圍地區,有電力的比例高出 45%。另外在教育部分,製糖場周圍居民,平均受教育的時間較長,完成高中學業的比率也較高。和前面一個研究的結論不同,Dell 發現荷蘭的榨取型殖民制度,對於印尼爪哇當地的經濟發展,有著長遠正向影響。


越南的南北制度對經濟發展的影響

在現今越南的領土歷史上,分為北方的大越 (Dai Viet),是由一個強大的中央政府管理,村是基本的行政單位,官僚系統可以控制稅賦和兵役召集。南方則是高棉帝國 (Khmer) 的外圍支流,並無強大的中央政府,具有更多非正式、個人化的權力關係。Dell 和另外兩位作者 Nathan Lane、Pablo Querubin,想了解歷史上南北越南兩方的制度,是否長遠影響兩邊的經濟發展。

作者們先是確認南北邊界有類似的地理特徵,包含地形起伏、溫度、降雨、水文,農作物像是稻米、椰子、糖的適宜性分析也類似。接下來就可以檢驗歷史上兩邊的制度差異,是否依舊影響現今當地的經濟發展。首先他們發現北方的家戶收入較南方高出約三分之一,所受的教育年限平均也多將近一年。回顧之前歷史,在 20 世紀初期,北方也有較完善的電報線網路、公路也較為普及。而在越戰 1970 年代的時候,他們也發現處在南越,過去被北方的大越治理的區域,依舊有較高的家庭收入,飲食上也可以負擔較為昂貴的肉類、水果、製成品等,使用汽車作為代步工具的家戶比例也較高。

緊接著他們探究為什麼過去的南北方制度不同,會造成日後的經濟發展差異,作者們認為北方制度化的村鎮政府歷史,促成日後高度持久的地方集體行動。在民間組織部分,他們發現在北方的家庭,參加民間組織的可能性增加 26%,並參與地方經濟訓練的比例增加 21%。在地方政府部分,北方有較好的地方行政系統,有較好地方政府稅收系統,居民也較有可能在村委會擔任要職。這些原因都是可能造成南北兩方經濟發展差異的主因。

在另外一篇研究當中,Dell 和 Querubin 研究越戰時,美軍對於北越越共 (Viet Cong) 的轟炸情形,如何影響當地居民參與軍事和政治活動。由於美軍是否轟炸某一地區,是根據超過百項安全性、經濟、政治指標,分為五個轟炸等級 (1:不安全 - 5:安全)。緊鄰村莊在許多方面都十分類似,但一個村莊可能遭受美軍轟炸 (例:原始評分 2.49 被列為轟炸等級 2),另一個村莊則無 (例:原始評分 2.50 被列為轟炸等級 3)。作者們利用這種轟炸的差異性,作為研究方法探討此問題。他們發現被轟炸的區域,居民參加當地游擊隊的比例高出 27%,對於越共也更加支持,此一轟炸政策並未達到美國陸軍戰略的預期。


墨西哥地方市長選舉和毒品戰爭

另外 Dell 也研究近期的地區衝突和政策議題,她將目光放至墨西哥毒品戰爭和選舉結果,國家行動黨 (Partido Acción Nacional,簡稱 PAN) 是墨西哥的保守右翼政黨,根據報導 Felipe Calderón 在 2006 年時以 0.6% 險勝對手而當選墨西哥總統,國家行動黨當時以打擊組織犯罪為名,並且在 Calderón 當選總統後發動墨西哥的毒品戰爭。

在 2007 至 2010 年之間,Dell 發現當國家行動黨在地方市長選舉險勝的地區,選舉過後會有較高毒品交易相關的兇殺案數量,受害人數增加約 30 人 (每十萬人),國家行動黨市長就職後,總體兇殺率也顯著增加 (圖 2),這現象在選舉前,跟市長選舉後就職前並不明顯。原因是國家行動黨勝利之後,會鎮壓當地的毒販組織,進而激發其暴力行為。Dell 也發現當行動黨市長當選後,會增加運毒成本,沒收毒品的可能性從 5.4% 增加到 7%,進而引發當地暴力衝突。

圖 2:國家行動黨市長選舉贏的幅度(比率 | 橫軸) 與選舉過後該市殺人案件發生比率 (每十萬人 | 縱軸) 的關係圖
資料來源:根據 Melissa Dell 研究網站 重製而成

編輯瞎聊:農夫

在台灣長大的讀者們看到上述印尼糖廠的例子大概特別有親切感,畢竟日治時期,台灣也設立了不少糖廠 (Dell 在該文章中也提到了台灣的例子)。這些糖廠所在地今天發展如何,比起隔壁鄉鎮如何?在糖廠附近長大的讀者們可能會有第一手的經驗,歡迎分享!農夫長大的新營市就有一座糖廠,新營是哪裡,你可能沒有概念,但如果跟你說在鹽水旁邊,你大概就會喔~(心領神會)。鹽水舊名月津,以前是個港口,鹽水鎮公所的網頁上寫著:「道光末期 (19世紀),急水溪、八掌溪泥砂填積,造成內海淤塞,港口功能漸失。日治時期,日政府鋪設縱貫鐵道,擬經鹽水通過,因地方仕紳恐修築鐵路破壞風水地理,錯失成為交通樞紐的機會,因此鹽水從昔日的港口都市轉變成鄉村城鎮。」地方仕紳有沒有阻擋鐵路鋪設,阻擋的原因是不是風水,我沒鑽研過歷史,不敢說,但鐵路沒過鹽水,過了哪呢?新營。過新營幹嘛,運甘蔗運糖出入糖廠。新營因為糖廠及鐵路在日治時期逐漸繁榮。日治時期之後,「民國34年(1945年)改街為鎮,為台南縣政府所在地。從此取代了鹽水鎮的地位(出自新營市公所網站)。」新政府之下,新營成為台南縣的政治重心,直至今日,新營的商業發展或多或少仍是附近地區的中心。但這不代表新營是整個台南地區最發達的地方,永康、新市(南部科學園區所在地)、善化(也有糖廠,還在南科隔壁)現在都比新營更繁榮。從這個例子可以想像,Dell 使用的空間版斷點迴歸分析需要多精準的地理範圍限定(只能在這個糖廠的很附近地區)。

是不是每個台灣糖廠所在地今天都會特別繁榮呢?我相信一定不是。統計工具能告訴我們的是平均值的表現。Dell 告訴我們的是直至今日,印尼糖廠所在地平均而言比起隔壁更繁榮一些,這些繁榮可能是因為道路帶來了商品交易,可能是因為後來的政府繼續發展當地,還有很多很多可能(當然也很有可能因為政府選擇發展其他地方,而發展出新市鎮)。至於台灣的糖廠所在地表現如何,就待有緣人做研究來告訴我們了。

作為糖廠所在地長大的小孩,我相當敬佩 Dell 的研究,敬佩不是因為她挖掘了跟我成長經驗相關的故事,而是她根本不在印尼也不在秘魯也不在越南長大,但她卻挑戰了這些國家漫長的歷史過程,這需要無比的勇氣,而身為每天也在跟資料為伍的糖廠小孩,當我看了 Dell 的文章中涉及的統計資料跟歷史資訊,只能仰天長嘆:這簡直是超人的執著才能完成的研究。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和文獻:AEA, Economist, Wikipedia

  • Dell, Melissa. "The persistent effects of Peru's mining mita." Econometrica 78, no. 6 (2010): 1863-1903.
  • Dell, Melissa. "Trafficking networks and the Mexican drug war."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5, no. 6 (2015): 1738-79.
  • Dell, Melissa, Nathan Lane, and Pablo Querubin. "The historical state, local collective act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Vietnam." Econometrica 86, no. 6 (2018): 2083-2121.
  • Dell, Melissa, and Benjamin A. Olken. "The development effects of the extractive colonial economy: the Dutch cultivation system in Java."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87, no. 1 (2020): 164-203.
  • Dell, Melissa, and Pablo Querubin. "Nation building through foreign intervention: Evidence from discontinuities in military strategies."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33, no. 2 (2018): 701-764.

圖片來源:BGSE Flicker

番茄

番茄

不同於番茄醬經濟學家 (Ketchup Economist),除了關心市場中商品價格的漲跌變化,也在意背後影響其供給和需求數量的原因。